要债神器“呼去世你”为何成“打不逝世的小强

发布时间:

  一位代理商告诉记者,缴纳200元加盟费,就可能35元的进货价拿到市价为65元的软件月卡。另一代理开出的条件则更为“诱人”,在免加盟费的前提下,一张市价为120元的永恒卡进货价只有20元。

  ■专家

  浙江凯旺律师事务所律师蔡湘南认为,应用信息网络,设破用于实施诈骗、传授犯罪方法、制作或者销售犯禁物品、管制物品等守法犯罪活动的网站、通讯群组的,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规定,将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。他表示,除了出售“呼死你”涉嫌违法外,还应通过完善破法,进一步明白购买者所应承当的法律义务。

  “呼死你”为何成“打不死的小强”

  所谓“呼死你”,是指利用通讯费用低廉的网络电话作为呼叫平台,进行信息轰炸的软件。应用“呼死你”,能够短时间内拨出多条电话,让对方始终处于占线状态。

  记者以加盟为由咨询了多名代理商,均称销售“呼死你”是一门利润颇丰的生意。

  记者考察发现,目前,不少网站已经对“呼死你”搜索结果不予展现,然而,部分软件面目全非,以“云呼”“要债神器”等名称依然活跃在社交和电商平台上。

  据新华社

  11月初,工信部公布《对推进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的工作打算》,恳求各相关互联网企业包括信息发布、电商、利用软件披发和社交平台,全面清算“呼死你”等软件相关销售推广信息,让相关信息“发不出、搜不到、用不了”。

  游击式推广钻审核漏洞

  “呼死你”改称“云呼”

  今年以来,广东、安徽等地警方查获了多个制造和贩卖“呼死你”的团伙,其中两个犯法团伙对全国434万余个号码实行了12亿余次歹意呼叫。

  禁令之下地下交易仍很活跃 改称“云呼”“要债神器”

  除了推广跟售卖信息外,一些“呼死你”软件甚至在信息宣布平台上直接发布加盟信息,以培养更多卖家。在58同城上,记者看到一条标题为“每天可呼叫拨打四千通电话的乎四你呼云系统”的加盟信息,名目简介里直接表示全国应聘代办。此外,在微商加盟网等网站上,记者同样发明一些“呼死你”软件相干加盟信息。

  禁令之下为何仍有商家顺风作案?一名淘宝店主表示,淘宝直通车广告内容发布,只是设置了各类违禁关键词,商品广告只有不运用这些词汇就可以发布,这给了良多不法商家可乘之机。“呼死你”这类软件的用户个别目表明白,商家只要设置一些方便被搜查到的关键词,例如“云呼”“要债”等,就会被用户搜到。

  浙江省社会学学会会长杨建华表示,监管局部应持续加大监管力度,责令平台严查相关软件和设备的搜寻、售卖渠道,同时电信经营商要加强监管,及时切断“呼死你”的呼出线路。

  “很多人对使用网络违法产品不概念。”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律师涂崇禹说,应在一些电商、加盟平台上重点做普法宣传,让社会大众意识到使用“呼死你”所需承担的法律任务。

  在百度贴吧,记者搜索要害词“云呼”,随即出现“66云呼”“云呼破解”等多个贴吧,这些贴吧的关注人数大多在100-400之间,内部成员交流活络,话题基本围绕软件的推广进行。不少卖家在贴吧上发布个人联系方式。

  中国信息保险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现,各平台可借鉴电商打假模式,构建“呼逝世你”禁售同盟,实现防控数据的联盟间共享,从而掐断其售卖线路。

  平台应构建禁售联盟

  通过恶意呼叫影响受害者畸形通信,从而履行打击报复、敲诈勒索、强买强卖、非法追债等遵法犯罪举动——“呼去世你”软件令人疾恶如仇。近期,工信部发展专项举措,全面清理互联网上“呼死你”等软件相关销售推广信息。记者考核发现,禁令之下,在一些社交跟电商平台上,“呼死你”软件地下交易仍很活泼,只不过面目全非更新为“云呼”“要债神器”等名称。一些不法分子甚至在信息发布平台上直接发布“呼死你”软件加盟信息,以培养更多卖家。

  而部门加盟信息发布平台的审核更为“宽松”。记者尝试在微商加盟网上发布一条题目为“呼死你加盟”的信息,在无任何审核的情况下信息被发出。随后,有买家通过预留的接洽方式与记者联系。

  在淘宝网上,记者输入“电话要债”等词后查看搜索成果,发现部分“呼死你”软件以纵贯车广告的形式浮现,其标题描述往往十分直接,包含“猖獗云呼加Q”“炸机找我”等。还有不少商家将商品描写改为“始终打电话”“私人订制复仇”等。

  该店主表示,这类店铺一旦被发现或举报,往往会遭受下架或封店的处罚。因此,为躲避打击,一些店铺并不直接在淘宝上售卖“呼死你”软件,而是将有须要的客户引流至其余社交平台。淘宝上多位“呼死你”卖家的回复证实了该说法,这些卖家往往只将“加Q详聊”等作为默认回复。

  一些代理商表示,“呼死你”软件市场需要旺盛,很多人买来报复骗子、恶评买家或拖欠货款者。“不缺买的客户。”一位代理商告知记者,他有44个署理,做得牢固的一天赚300元不问题,做两单就回本了。多个代理还表示,交易该软件不存在货物积压危险,“卖出去多少就拿多少货”。